日本汉学家古川裕:“汉语有资格成为下一个国际语言”-

日本汉学家古川裕:“汉语有资格成为下一个国际语言”

光明日报记者 柴如瑾  “我的人生有一半以上的时刻都在跟我国、跟汉语打交道,这是很深的缘分,信任一辈子都分不开。”这位视北京为“第二故土”的汉学家,便是日本大阪大学言语文明研讨科教授、国际汉语教育学会副会长古川裕。  个头不高,目光明澈,笑声爽快,说一口规范的普通话,古川裕与汉语结缘超越40年。“这个数字意味着我是和我国的改革开放一路同步走过来的,我感到很走运。”  1978年4月,在大阪外国语大学就读汉语专业的古川裕,第一次触摸“活的”汉语和“活的”我国人。为什么着重“活的”?“咱们在日本念中小学就会读到李白、杜甫的诗和《史记》《论语》等我国古典名著,也学习我国历史。我上大学后开端专攻汉语,才见到我国教师,才知道现代汉语的正确发音。”自此,古川裕敞开了他的汉语人生。40年悉心学习,30年教授研讨。  “学汉语、教汉语,要是没有在我国的生活经验,恐怕学不到家,永远是书本上的水平罢了。”在北京大学中文系进修的两年,让古川裕“不时牵挂”。  “作为一个旁观者,我一直在调查我国的巨大变化以及我国带给国际的各种影响。”古川裕以共同的视角,一直在关怀和推进国际中文教育的可继续、高质量开展。  “汉语能否像英语那样成为国际言语?”在从前宣布的同题陈述中,古川裕给出的答案是“能”。他告知记者:“当今英语的兴起跟历史上英美两国各方面的强盛兴旺分不开,按这个逻辑来说,汉语当然有资历成为下一个国际言语。”  对当时各界热议的汉语热,古川裕给出了更为理性和详细的剖析:“并不能说汉语在全国际升温。有的当地由于起点低,所以简单升温;有的当地汉语原本就有较高热度,很难更热。”  他以东亚的情况举例,“尽管日本学生学习汉语的条件越来越老练,可是现在大部分学习者只能学根底或是初级阶段的汉语,可以学会用汉语跟汉语母语者进行日常沟通的人才十分短缺。下一步需求换个思想方法,从数量向质量转化,重视培育中高级以上的汉语人才。韩国、越南等汉字文明圈区域也都有相似的布景和现状。汉语国际教育的方针也要重视东亚几个区域的特殊情况。这会给汉语国际化拓荒高质量教育的一扇门”。  古川裕还着重:“各个区域的本土化,包含教师、教材和教育法都由当地资源来承当,这样才干完成具有针对性的汉语教育。”  “世汉学会会员人数已超越5000人,遍及全球79个国家和区域。这些数字阐明咱们学会的力气是巨大的,可以对全球各地的汉语教育发挥积极作用。”作为国际汉语教育学会副会长,古川裕表明,“咱们学会的使命是有的放矢地依据各个区域的情况了解各地的需求,依照不同需求供给恰当的协助。经过咱们的汉语教育,尽力培育汉语能力强且赋有特性的人才,在不同的国家和不同的文明中心搭起汉语的桥梁。”  《光明日报》( 2019年12月10日?07版)
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