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明文化周末版:冬雪之美-

光明文化周末版:冬雪之美

作者:邵凤丽(辽宁大学文学院副教授)  冬日里最妙的景色,莫过于下雪。雪,凝六合之灵气,纯洁无瑕,不染纤尘,能净化人世万物,洗刷魂灵。深夜里,晨早间,它悄然无声地,一朵一朵怒放在窗边、房顶,被灯光照出碎金子般的亮光,美得寂静,美得通透。  听雪、赏雪、吟雪……古往今来,流传着很多雪中的美谈,文人墨客的笔下,又怎能少了雪这冬季的精灵?  踏雪寻梅  宋代诗人卢梅坡在《雪梅》中写道:“有梅无雪不精力,有雪无诗俗了人。”隆冬时节,百花丛中,唯有梅花凌寒独放,傲雪凌霜。六合和白雪已是一幅天然的是非水墨画,皑皑白雪中点缀着少许赤色的梅花,映衬出它的火热与芳香,更为这纯白的六合增添了生命感,画面美不胜收。“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”,清凉中飘来的暗香吸引着人们踏雪寻梅,寻觅那一份归于心里的纯洁和来自精力世界的滋补。  相传,唐开元年间,孟浩然远离官场、寄情山水,在天然万物中寻觅作诗的创意。他赏识梅花香清寒艳、浓艳纯洁的质量,常常冒着漫天飞雪,在苏岭山上骑着驴子找寻梅花的踪迹,他说:“吾诗思在灞桥风雪中驴子背上。”孟浩然的老友王摩诘专门画了一幅踏雪寻梅图,欣赏孟浩然“不畏风雪为寒香”的精力。尔后,人们便用踏雪寻梅来描述文人雅士赏爱景色的雅趣。至今,鹿门山下的乡下还流传着:“雪里寻香乘驴来,踏冰冒雪几徜徉。问起山中梅千株,先生漫笑号狂客。”“忆昔孟老号狂客,寻梅不管瘦驴疲。雪花梅花共徜徉,情高独得咏梅句。”马致远也曾著录有《踏雪寻梅》杂剧,标题作“春献赋攀蟾宫桂,冻吟诗踏雪寻梅”。  煮雪烹茶  古人烹茶,天水为上,地水次之,天水即雨、雪、露,《红楼梦》第四十一回“栊翠庵茶品梅花雪”,妙玉款待黛玉、宝钗、宝玉喝的“体己茶”,是五年前在玄墓蟠香寺收的梅花上的雪煮成的茶。“飞雪有声,惟落花间为雅;清茶有味,惟以雪烹为醇”,雪入壶中,在炉火间温煮,清茶的茗香中略带雪化后的清甜,清甜中又夹杂着淡淡的花香,此时茶不似茶,雪也不是雪,而是六合孕育的日月精华、碧玉琼浆,温润浑厚,浑然天成。“却喜侍儿知试茗,扫将新雪即时烹”,曹雪芹对煮雪烹茶情有独钟,此处又独出机杼地发明了“梅花雪”,也只要妙玉才有如此大雅之举,借六合间最美的红梅白雪赋予茶共同的神韵,着实妙哉。  唐代诗人喻凫曾留下“煮雪问茶味,当风看雁行”的佳句,雪不染纤尘,标志着文人明哲保身的质量,茶新鲜浓艳,暗含了谦谦君子之风。茶境之妙,贵在于淡出于水而又入水,明人高濂在《扫雪烹茶玩画》一文里这样说:“茶以雪烹,味更清冽,所为半响河水是也。不受污垢,幽人啜此,足以破寒。”雪是至寒之物,却能破寒,品一品雪水煮的茶,似乎能蜕去一身浊气,净化魂灵。听雪声,品茶味,超凡脱俗,漠然出生,围炉煮雪品茗香,也是参禅悟道的途径。观雪图 溥儒/绘  湖心观雪  南国的初雪,总是伴着山清水秀。明人张岱在大雪三日后、夜深人静时,小舟独往西湖观雪,“拥毳衣炉火,独往湖心亭看雪。雾凇沆砀,天与云、与山、与水,上下一白。湖上影子,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、舟中人两三粒罢了”。天空、云层、群山、湖水之间白茫茫一片,寥寥几笔,白描点染,勾勒出幽静深远、皎白宽广的雪景图,此时六合合一、天衣无缝,置身苍莽浩大的六合之间,难免让人发生“寄蜉蝣于六合,渺沧海之一粟”的联想。  无独有偶,柳宗元的千古名句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,相同展示了作者尽情于尘俗之外的闲情典雅。千里冰封、万里雪飘的现象总是相关着孤寂,一起也寄予着遗世独立、孤高自赏的典雅情味。人们赋予雪的万千情感,随心境而变,寄情于景,相映成趣。  柳絮因风起  文人爱雪,常常以雪为诗。晋代宰相谢安曾在隆冬雪天与后辈讲诗论文,忽而大雪纷飞,谢安怅然:“白雪纷繁何所似?”他的侄子胡儿说“撒盐空中差可拟”,而他的侄女谢道韫对答“未若柳絮因风起”,留下了对雪惊天动地的比方。晋伍辑之《柳花赋》中写道:“扬零花而雪飞,或风回而游薄,或雾乱而飙零,野净秽而同降,物均色而齐明。”柳絮是春天的意象,因风而起,飘忽不定,满天飘动,谢道韫将漫天飞雪比作柳絮,取柳絮之形状点明雪骤之现象,用“因风起”指出大雪漫天飘动的特色,雪花柳絮,异迹而同趣,可谓符合无间。  对雪的比方,与“柳絮因风起”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是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,能够幻想,在八月即飞雪的冰冷边塞,朝晨起来看到银装素裹的大地,面目一新,似乎一夜之间,春天降临,枝头的积雪像梨花在盛放,格外诱人。更有诗人将雪花比作琼花,“不知天上谁横笛,吹落琼花满人世”“落尽琼花天不吝,封他梅蕊玉无香”,赋予雪花登峰造极、新鲜脱俗之美。  雪是文人寄予情思的绝佳意象,文人雅士将它看作清雅纯洁、新鲜脱俗之物,即使一句看似浅显的“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洁净”,也暗含很多深意。人们爱雪,爱它的难以捉摸,爱它的神秘莫测。或许,在普通百姓心中,一句“瑞雪兆丰年”,便胜却人世很多。  《光明日报》( 2020年01月03日?16版)
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